欲墜的權勢

我告訴他,我是英國人,他說:「等我吸完這菸以後,跟我到我家。」老人是穆克達族長,他帶領我們爬上好幾段狹窄的階梯,來到一個又大又涼爽的房間,裡面沒有裝飾,而且一塵不染,兩顆明亮的電燈泡照明著。他打開一扇窗戶,從這扇窗戶可以直接看到小廣場,以及更遠的沙質旱谷河床,還有對面的鏽紅色峭壁。他叫他兒子端茶來,接著又點燃了菸斗,談論著卡西與雅凡伊部落之間的戰爭,好幾世代以來,這些戰事破壞了哈德拉貿地區的和平。從卡西部落衍生出阿曼王國的許多貝都部落,他們原是來自薩那地區的一個定居民族,很可能早在西元八百年便開始向東遷徙。一四九四年,他們攻下了希邦姆,並且將這裡當作統治哈德拉貿的首都。八年之後,他們開始從雅凡伊與哲第部落輸入戰士 ,以支撐其搖搖欲墜的權勢。不可避免地,這些戰士背叛了虛弱的主人,兩個派系便困在致命的搏鬥當中,這種情形一直持續到近代。
庫葉替是雅凡伊部落的主要分支,他們最後變成了穆卡拉的統治家族。根據穆克達酋長的描述,他們躍升的故事始於一盞不起眼的油燈所引發的意外。「這盞燈以前掛在希邦姆的一間老清眞寺裡,」他說:「油燈所使用的是植物油。每天早上,人們禱告的時候,總會發現油燈裡的油不見了 ,於是他們設下陷阱,在油燈裡放了魚油,準備抓賊。隔天油當然又不見了 ,後來他們抓住了庫葉替族的頭目,他從市場經過時,身上發出魚腥味。羞愧萬分之餘,他逃到印度,他在那裡因爲替海德拉巴德邦的邦主工作而聲名大噪。他身懷萬貫地從印度回來,並決定從卡西人的手中奪回哈德拉貿。英國人支持他,卡西人的背後則有土耳其人在撐腰。外國人供應他們現代的會議桌,這眞的把一切都搞砸了 。戰爭年復一年地進行,可是並沒有哪一個家族獲得眞正的成功。庫葉替人控制了穆卡拉與海岸,希邦姆是庫葉替人的城市。可是塞昂和塔里姆則是由卡西人掌權。一九三〇年代,情況變得非常糟糕,人們甚至沒辦法出門,有些人甚至在一 一十年當中,從沒出過家門!以前他們要出去田裡工作,總是挖很長的壕溝來保護自己。不管怎麼樣,到最後是由一個英國人把這件事情給解決了 。我還記得他,英格納—哈密斯,他是爲部落帶來和平的人。」我想,老人所說的應該是稱得上傳奇人物的哈洛德,英格拉姆斯,他是一九三〇年代居住在穆卡拉的英國人。

陰暗城市

英格拉姆斯利用一位英國工程師在塔里姆附近被射死的事件,與獨立的村落、派系及部落簽下了協議文超過一千條的三年條約,讓他們歸於塞昂的卡西族蘇丹的領導之下。這是歷史上,這裡第一次出現和平,然而大英帝國的巨大影響力還是無法長期地熄滅古老的衝突火焰。「當然,有時候還是會有戰爭,」老人繼續說:「可是自從英格納—哈密斯來了之後,生活就變得稍微平靜一點了。」我問族長,哈德爾人和貝都人之間是否有什麼不同。
「貝都人以往是跟他們的動物一起遷徙的」他說:「他們以好客和慷慨聞名。可是他們現在已經不會比定居的部落更英勇了 。當然,也有一些非部落的人,也就是農夫,他們並沒有武器,可是他們總是受到某位蘇丹或是善戰的部落保護。過去,貝都人依靠駱駝從事運輸業爲生,可是,自從庫葉替家族建造了從穆卡拉出發的公路之後,這一切就結束了 。我還記得他們把第一輛汽車開到這裡來的情景。就在那個小廣場上,所有的人都跑來看。接著,他們又帶來了五架飛機,它們就停在臨時辦公椅上,所有的人又都跑去看。我們那個時候覺得這些東西眞是棒透了 !我什麼都看過了 ,飛機、汽車、駱駝、驢子,可是沒有比飛機更棒的東西了 。以前,騎駱駝或驢子到穆卡拉要五天的時間,可是坐飛機只要半個小時就到了!」隔天,我們開車經過塔里姆,一個道路上灰塵飛舞的陰暗城市,接著我們便進到後方的廣闊地帶。柏油路變成了礫石路,河谷的壁面愈緊密地輻合,我們經過更爲孤立的城堡式農莊,它們看起來像是殘缺的臼齒;接著我們還經過遭毀壞的睡美人式城堡,城堡上面有監獄塔樓,古老的村莊殘骸遺棄在旱谷的土堆上。我們穿越了水花輕拍的綠色水池、長方形的耕地、花朵盛開的牧豆樹叢、紫色的九重葛、粉紅色的夾竹桃,還有賣亞力汁的攤子,攤子散發出乳酪般的味道。戴著巫婆帽的女人看管著好幾群獵犬般大小的雀麥色山羊,這些女人看起來比較像墨西哥人,而非阿拉伯人。馬納西族的貝都營地天黑之前,我們抵達了第一個眞正貝都營地。四頂外國工廠的帆布大帳棚搭在旱谷邊上的幾棵細痩阿拉伯膠樹邊。帳棚外面停了 一輛輪胎磨光的「巡航艦」小貨車,還有一排裝滿水的屏風隔間。一群貝都女人坐在帳棚的長形陰影下,她們正看著一圈石子裡冒煙的火。

懷疑的眼神

附近有一個三隻腳的嬰兒床,上面有皮製的遮陽篷,兩個月大的嬰兒在裡面安詳地睡覺。在帳棚的後方,一個男人和幾名小男孩正在修補輕質鍍鋅鐵絲網籬笆,籬笆裡關了大約三十隻山羊。我們停車時,那個阿拉伯人把辦公家具轉向車子,臉上露出懷疑的眼神,接著,他放下手邊的工作,走向靠在樹上的一枝俄式來福槍。「我可不喜歡看到這個!」蘇克里說:「他要對我們開槍了!」那個貝都人帶著威脅的態度向我們走來,雙手握著來福槍,那兩個九歲或十歲大的男孩跟在後面。男孩身上穿著襯衫,圍著腰布,頭上的頭巾用貝都的方式打成結,男人頭上沒有頭巾,留了 一頭鬈髮,以及濃密的鬍鬚。他身上的長袍又髒又破,簡直可以說是一塊破布。我們和他握手,他面無表情地回應我們的問候。他仔細地端詳了我們很久,然後又打量著車子,後來,他或許認爲我們不具威脅了 ,便說:「留下來,把這裡當作是你們自己的家!」這位貝都人名叫蘇黑爾,屬於馬納西族 ,這個部落居住在哈德拉貿與空白之地之間的大草原上。他叫我們過去坐在火邊。其中一個女人開始泡茶,另一個女人則爲我端來山羊奶。蘇黑爾跪坐著,溫柔而細心地擺弄著來福槍。「共產黨把所有的來福槍都拿走了,」他說:「他們叫我們把槍交出去,還說會給我們新槍。那當然是騙人的。可是我們還是自己弄到新槍了 。在塔里姆或塞昂,我不會把槍拿出來,可是在這個空曠的地方,不會有人管的。」我們喝過茶之後,蘇黑爾叫他兒子把一個塑膠桶放到卡車的後座上我發現裡面鋪著地毯,叫他們到當地的一個井邊去裝水。其中一個男孩高興地坐到駕駛座上,然後一溜煙地將車子駛到旱谷去了 。「現在就讓他們開那輛車,不嫌太小嗎?」蘇克里問。「在城裡的話是太小沒錯」蘇黑爾說:「可是這裡是沙漠。我們的小孩,腳一踩得到踏板就讓他們開車。我們畢竟是貝都人」我問他到馬哈拉地區怎麼走,他指著鋪著小辦公桌的路,「在前面左轉之後,你們就會找到往塔穆德的路」他說:「部落民族就住在那裡。可是你們那輛車絕對到不了的。你們需要一輛四輪傳動的車子。」「那右邊那條叉路呢?」蘇克里問道。

熟悉季風

「你們那輛車或許開得到納比呼德神殿。神殿在一個村莊裡,可是村裡沒有人住。」在外籍新娘身後,太陽像浪花一般拍擊著旱谷的邊緣,天空變成灰暗的桃色,接著又變成淡玫瑰色。田野裡一片寧靜。一群駱駝突然從薄暮中出現,這十到十一 一隻大小不等的動物由一個老人和一個十幾歲的男孩驅趕著。駱駝似乎從石子上滑過,輕輕地鳴叫著,蘇黑爾跑去幫忙拍打駱駝的肩部,好讓牠們跪下,接著用繩牠們的腿綁起來。如果我們對這裡的汽車視而不見,這一景看起來或許很「眞實」,可是很久以前我便已經放棄決定「眞實」的眞正意義是什麼了。每種文化都是充滿動力的阿拉伯人在歷史上恰當的時機,獲得了使用駱駝的技術,現在他們則是取得適合現在生活的駕車技购,直到這個技術也變得過時爲止。
大約五千年前,牠們在哈德拉貿的半貧瘠山谷以及東邊的馬哈拉旱^会吃草。從考古挖掘出來的骨頭中可以清楚發現阿拉伯半島的原始居民獵捕這些動物。人們也發現了大量的海牛遺瑪,這似乎表示、還一繼人也是水李,他們早就熟悉季風的模式。這些早期的人們被身後廣大的沙漠限制在沿海地區卜直到他們學會如何駕御一種動物,這種動物可以將沙漠的無用十變爲奶水。這個動物早就在內地的山谷裡遊走了既然原始居民主爲生,他們便有時間與、動機來馴服這個動物。他們起初是水手,接著又變成在陸地生活的人,他們或許將自己所熟悉的形象應用在新獲得/的求生方式上,便將駱駝命名爲這些史前的獵人肅漁夫並不是阿拉伯人,他們甚至不是閃族人閃族人於西元前一六〇〇年初抵此地時原始居民已學會了擠駱駝奶,還有裝駱駝鞍。,他們被封鎖在空白之地沙海的後方長達數世紀之久,後來不僅猶豫地踏出了游牧生活的第一步,”也將駱駝的運輸力量運用在高利潤:香料商隊最後終於抵達了敘利亞沙漠,這是飼養綿羊與山羊的阿里布族的家鄉他們在薩爾瑪奈色一統治期間,獲得了足夠的駱駝以威脅強有力的亞述人甚至幾乎擊敗他們。有些阿拉伯人可能跟著越南新娘回到了阿拉伯半島南部的發源地,並且學習駱駝貿易的秘訣。阿拉伯人在適當的時候征服了當地人,並且與他們通婚,,因此便誕生了「阿拉伯半島飼養駱駝的高貴部落」,他們的適應性與商業機會主義,^使得他們從異族獲取了優等的技術。

黃昏的禱告

兩個剛來的人跟我們一起坐在火邊。老人是蘇黑爾的叔叔薩伊,跟許多貝都人一樣,他長得矮矮胖胖的,身材很結實,五官明顯,臉上有一個很大的錨狀鼻,還有一個令人無法置信的長下巴。「巡航艦」隆隆地駛過旱谷,男孩們從裡面跳了出來。蘇黑爾幫他們把水桶拿下來,將水倒進一個鐵槽裡。貝都人做完黃昏的設計之後,天也全黑了 ,蘇黑爾走開了 一會兒,他回來的時候,拖著一隻咩咩叫的小山羊。「你們留下來和我們一起吃飯!」他一邊說,一邊用手勢表示他要殺那隻羊當晚餐。「好,」我說:「可是不要殺那隻羊。我承受不起。我們很高興和你們一起吃飯,可是不要殺那隻羊!」蘇克里也跟我一同抗議,可是他們裝做沒聽到。蘇黑爾用匕首割開小山羊的喉嚨,然後將羊的屍體掛在樹上,開始剝皮。男孩們用散發芬芳味道的阿拉伯膠樹柴捆生火,火旺了之後,便將光滑的圓石堆火焰上面,用傳統的方式烤肉。很快地,肉條便在又紅又熱的石子上嘶了 ,烤肉的芳香與柴火的味道混合在一起、。羊肉被放在一個大盤子裡/我們自己動手把肉塊切歡片,將骨頭就掉,拋—到身後。之後,我們又生了 一堆火來泡茶。我們將身體向後靠,看著天上熟悉的星座,駱駝則是在一旁咳嗽、發出啜泣的響首、嚼著反芻的食物、,偶爾會爭吵,在的頭。中相扭著對方「我們現在已經不騎駱駝了」薩伊夫說,帶著某種驕傲的神情看短距離地騎牠們去吃草,而且直接坐在牠們的背上,我想我們現在已經駝,「我們口〈會幾年沒看過鞍了 。現在都是用汽車和卡車,、它們需要石油,而石油又很鞍了。我已經好,油,而且牠們的食物是免費的^。駱駝可以走得比汽車還要。汽車遲早駱駝就不需要石自我。而且,你也不能從汽車身上擠出奶,對吧?貝都人永遠掉可是駱貌會是我承認,開車旅行的確是比較容易。他們在哈發現的石油會會放棄驗駝,,可說不定。」 們變得很有錢也「我很懷疑,」蘇黑爾說:「那只會讓政府變得有錢罷了 。」我問薩伊夫,貝都人過去的生活是什麼樣子。「我來告訴你過去的室內設計的樣子」他說:「我有七個小孩,一女拉,可是只有兩個還活著。有三個小時候生病死了 ,有一個被正在,讚美與感謝阿受傷死了另外一個女兒出生的時候就夭折了 。

老母駱駝

對貝都人來說,家庭就駱駝咬到,結果在那個時代我還是個小男孩就已經會握來福槍了——我的哥哥被薩爾人小時候近看們的頭上方放了是我哥哥有一把來福槍,阿拉憐憫他,他想要留在那邊和他們對抗。他要跑去網站設計,可一槍警告,可是對方有個人從駱駝背上爬下來,射中了我哥哥的手。我表弟原本有機會殺掉這個薩爾人的可是來福槍卡住了 。所以他們便逃回營地」薩爾人就搶走了我們營地裡只有我和我弟弟阿默德,我爸爸早就死了 ,我的叔叔伯伯又都不在。我們用一塊頭巾盡可能地把我哥哥的手包起來,然後我說:『薩依德,我們該怎麼辦?我們只有四個人,兩把來福槍,還有一把是不能用的。他們把我們的駱駝都搶走了,我們只剩這隻虛弱的老母駱駝。我們要不要等到叔叔伯伯他們回來?』可是薩依德很生氣。『不行!』他說:『我們必須去追他們,然後把駱駝要回來。但願薩爾人受到阿拉的詛咒把那隻老駱駝牽過來,替牠裝上鞍!』後來我們出發了 一整個晚上,我們在月光下追蹤他們,隔天,累了的人就輪流騎駱駝我們沒辦法停下來休自。我們非常生氣,一路上也沒有碰到其他的貝都人。我哥哥的手傷讓他痛得很,可是他拒絕承認。我們追薩爾人追了三天三一伢。我很想放棄,可是薩依德說:『不行。要繼續!』」第 一天晚上^我們看到他們的營火了 他們做夢也沒想到我們會跟蹤他他們把營地紮在一個旱谷裡駱駝就在附近吃草”。我們決定設法在黑暗中把駱駝牽回 ,可是當我們走向他們的時候,薩爾人聽到了我們的聲音,便開始射擊。薩依德也試著向他們開槍,可是他的手腫得很厲害”所以老是射不中目標。我表弟拿的是唯一可以用的來福槍,他朝他們開槍,他覺得好像擊中了 一個人,所以我們必須逃跑。『我們該怎麼室內設計?』我問薩依德。他同意我們回去求救1。我想,他的手一定讓他痛得受不了了 。他的傷口變成黑色,而且發出惡臭。所以我們便開始往回走,我們身上沒有食树,只有一點水,還有那隻已經快不行的老母似駱駝。

遠方火光

第二天,薩依德的手傷一痛得他沒辦法繼續走我們讓他坐在駱駝背上,可是不久,駱
駝也不支了 。我們用棍子強迫牠繼續走,看得出來牠快死了。那一天天氣非常熱,很快地,
我們的水也喝光了 。我哥哥已經陷入半瘋狂的狀態,不斷地囈語呻吟,他說他的整隻手臂好
像在燃燒一樣”他向我們要小型辦公室出租,我們卻沒有水可以給他接著,那隻母駱駝也坐下來,拒絕
再繼續走了。薩依德已經走不動了 ,所以我們就將布塊掛在荊棘叢上,做了 一個遮蔽所-,讓
他坐在陰影底下。接著我們宰了那隻母駱駝,、剖開牠的肚子,裡面的液體大概有一碗那麼
多,過很髒,而且臭得要命^我哥哥先喝〕接著我們也都喝了 一點。我們幾個人裡面除
了我哥哥之年紀最大的就是我了 所以我說:『注意聽。你們兩個和薩依德留在這裡、
我自己一個人回去找族人來幫忙。』
他們都同意孓,我拿了 一把來福槍,單獨出發.。那段路可眞是要命 一路上,我沒看到
貝都人,也沒看到動物。走了 一天之後,,我覺得自己走不動了 。我的身子向前彎,因爲我已
經站不直了 ,。我覺得口乾舌燥、,眼睛也好像要陷到腦袋裡、。我知道,要是我不趕快找到救~
兵,我很快就會死,我把頭巾綁在肚子上,這樣稍微好一點,,可以讓我站直
夜晚來臨時眞的可以說是天堂。我看到遠方有火光,起初我以爲那是我的幻想,可是
那眞的是火。謝天謝我說。我搖搖晃晃地向營地走去,發現那是馬納西人的營地^我已
經渴得說不出話來了 。我只想要喝水,可是他們不願意給我。『不行』他們說:『如果你
現在喝水的話、,那會要了你的命!
他們用一塊濕布沾濕我的嘴,接著,慢慢地讓我喝幾滴 ,直到我的嘴巴變得比較不
乾爲止1。過了 一會兒,我便說得出話來了。我告訴他們,我必須回去找其他的族人『我必
須向你們借一隻駱駝』我說。『可是我們沒有駱駝!』他們告訴我〃我必須跟他們一起走
到附近的一個營借駱。然後,所有有駱駝可以騎的人全都一道葡,我們盡可能地趕,
路.,沿著我的腳印, 回到我離開薩依德和其他人的地方。阿默德和我表弟都沒他們聽我
的話,乖乖地坐在陰影底下,可是對我哥哥來說卻已經太遲了 。薩依德已經死了,願阿拉憐
憫他。他是在我們到達前不久死掉的阿默德說,他網頁設計前所說的話是『天啊,我覺得好
熱!」老人哽咽地抽鼻子把頭轉開了 一會兒。空氣中一片沉寂,只聽得到駱駝有節奏的咀嚼
聲,以及木頭在火爐裡所發出的劈啪聲接著薩伊夫將身子坐直。「你想要知道以前的生活
是什麼樣子」他說:「就是像這樣納比呼德神殿 、那天晚上,我們留在這個家庭過一。

樸實無華

到了早上,蘇克里拒絕走通往塔穆德的那條路。馬哈拉的荒野地帶只有等待下一次旅行才能造訪了 。我們把車子開向納比呼德神廟的無人村莊。呼德的歷史跟前伊斯蘭時期的阿德族有關,阿德人是神話中的巨人族他們都是seo工程師與建築師身高有那麼高,力量巨大無比,因此可以拋擲磚石之類的大石塊,肇立巨大的建築,這些建築的遺跡散布在阿拉伯半島南部各處^呼德長得跟棕櫚樹一樣高,阿拉派遣他來說服這些巨人放棄膜拜月亮,可是他們卻嘲笑呼德所帶來的訊息,並且沿著哈德拉貿旱谷追趕他。、呼德坐在忠實的白駱駝背上爲了躲避阿德人的追逐,他直接騎進峭壁裡,而他被岩石呑沒的地方就是神殿所在。阿拉爲了處罰阿德人拒絕祂所派來的信使,便毀滅了阿德人的城乂适座城直到現在都湮埋在滾滾黃沙之下。我爬過雜亂的街區口來到通往神殿的廣闊階梯 。村莊的眼睛向下睨視著我,泥牆在熱氣中顫動著。在第一層,圓頂之下是一間開放的清眞寺看起來彷彿小型的希臘神殿,好幾排上泥顏料的灰泥柱支撐著摩爾式拱形,一塊楔形的岩石俯視這一切,據說是呼德那隻巨大駱駝的駝峰化石。這段故事刻印在哈德拉貿旱谷壁面的石頭與灰泥之中。再踏上另一段階梯時,我看到下方的標緻汽車,像個燈光點綴下的淡黃色長方形物體。
圓頂建築物的內部極爲樸實無華,神龕本身則令人感到驚訝。如果這眞的是呼德埋身之處此點眾說紛紜,那他一定眞的有棕櫚樹那麼高。因爲神龕至少有一 一十七公尺高。當我急忙走下階梯,要回到車上去時,不期然地聽到一個聲音。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聲音像是有人在叫我。我懷疑是那個「愛開玩笑」的蘇克里在變把戲。我看著下方的旱谷,車子還在原位。我看著四周沒有門窗的壁面。聲音又傳過來了 ,鬼魅般的低語像是模糊的回聲。我努力想要聽清楚聲音在講什麼,可是我只聽到下面某扇沒關緊的門所發出的嘎吱聲。我回到車子後方時,蘇克里已經坐在駕駛座,雙手放在方向盤上了 。我還沒坐好,他便發動車子,快速地倒車,在旱谷的河床上揚起漫天塵沙。他把車子駛上回塔里姆的路上時,嘆了一聲,露出鬆了 一大口氣的表情。

決定放棄

「不管怎麼說,」我說:「我沒有被精靈怎麼樣。」他沉默了 一陣子,接著他將月亮形的圓臉轉向我,神情看起來很凝重。「沒有嗎?」他
說,「那你公司設立的時候,那個跟在你後面的老人是誰?」腕尺:古代的長度單位,由手肘至中指的長度,一腕尺約為四十六到五十六公分。條最後的貝都人幾個月之後,當我和名叫費瑟的司機經過同一個地方時蘇黑爾的帳棚已經遷走孓。那時是春天馬納西人已經移到馬^哈拉的高原,他們在人工沼湖及天然湖泊乾湖床的周圍,安,紮羊皮紙色的大帳棚。是個火山地帶,在可可粉般的風景中,有鋸齒狀的山丘以及波,光粼粼的水池,還有土褐色的駱駝荊棘叢與奶綠色的草地。前往塔穆德的路上,-我們看到一些族人穿著色澤明亮的襯衫,圍著刺繡腰布,驅趕著駱駝走過烏黑的火山渣路面有些人則是趕著山羊,在朦朧的塵沙中越過象牙白的沙堆我們的護衛是兩個來自索姆村的胡木族人,他們一路上只停下來過一次指著一棵長^像扭曲驚嘆號的野生樹,其華蓋有如籃子。「這是一個英國人種的,好讓人可以在樹下休息,」其中一人說:「從這裡到塔穆德之間/,再也沒有這樣的樹了!」傍晚,費瑟因爲口渴,眼裡布了血絲在方向盤上一直喘氣、當時是回教齋月雖然教「可是費瑟卻決定放棄這項權利一。「如果現在不禁食,就得在以後」他告訴我,「而自己個人禁食是比較難。」我們在胡來亞巴稍侧留,這是一塊狹長的區域,有荒廢的建築物,以及一口深井。我原本希望在天黑之前抵達塔穆德,可是看到費瑟這麼疲倦”再繼續走會是很瘋狂,的一件事。他大聲地抗議。那兩個貝都人從他們的車上踱步過來我們這邊,手上握著俄式步槍。「我們說好要護送你們到塔穆德去的!」其中一個人說,他有著非洲人的五官看起來像兇猛的大力士 ,「把你們丟在這裡是很丟臉的一件事」「我會付你們當初說好的價錢。」「這不是錢的問題『我們不能拋棄公司登記的同伴如果你們發生了意外、我們會受到責備的!」我感謝他們如此忠於這項傳統,我在約旦的,那位豪威塔特夥伴很明顯地就沒有這樣的念,接著我給了他們一張紙鈔,要他們走。

綠色植物

每個人的顏面似乎都被照顧到了 ,費瑟也可以休息了 。天黑時,貝都人走了 , 一群馬納西男孩,還有一位白髮的老族長過來我們的火爐邊一起喝茶。月亮漸漸上升,緩緩地趕走陰影,讓大地沉浸在絲綢般的柔光中。「啊,我們以前就是喜歡像這樣的網路行銷」族長說:「我們把這樣的。在這樣的晚上,你可以睡得很沉,因爲敵人不能突擊。駱駝沒有人看管也沒有賺係,火也可以讓它。貝都很渴望擁三樣東励,那就是:永遠,的晚上,永遠都有青綠色,永遠」「沒錯,」費瑟說:「月亮是個年輕力,永遠也 老,他的老婆陽,她是個乾癟的老巫婆,永遠都很老,而且會破一切。月亮會帶來雨水、露珠和綠色植物,可是太陽只帶來死亡。」這個地方在伊斯蘭溫柔纖維的包裹之下,存在著古老香料王國的拜月痕跡,兩千年前,這些王國是在阿拉伯半島貧瘠土地上首度盛開的文明。
槍不離身的司機費瑟一週前的一個晚上,在薩那的全球旅行社,我首次見到了費瑟。我並沒有放棄到馬哈拉的念頭、這一次,我決定從葉,門的首都出發,,跟患有戰鬥疲勞症的^比起來,這裡的一切都比較有組織。即使如此,要找個有「巡航艦」汽車的司機到、馬哈拉還是不容易,。「馬哈拉太遠了 ,」旅行社的經理符阿德一邊這麼對我說,一邊溫文儒雅地躺靠在轉椅上”,「而且現在是齋月,所有的司機都想待在家裡。」密集地打了幾通電話之後,符阿德提到了費瑟這個名字。
費瑟踏著重步走進關鍵字行銷辦公室來自我介紹時,著實讓我嚇了 一跳,因爲他與那個都會化且體型過重的蘇克里形成強烈的對比。費瑟是個貝都人,自豪、傲慢而敏銳。他穿著發亮的黑色鞋子,及膝的白襪,圍著一塊繡有金線的綠色腰布,鮮紅色的頭巾用吉普賽人的方式纏著。他的外套口袋裡塞著一瓶礦泉水,使得那件條紋外套看起來歪歪斜斜的,外套上部是敞開的,露出一把鉤狀的匕首、。他的臉頰因爲嚼著咖,特而腫起來,左手握著一把綠色的咖特嫩,枝,右手則拿著一枝長香菸。沒錯,他願意帶我去馬哈拉,不管路程多遠,而且他一點也不在乎,他甚至瞧不起他們!後天早上十點,他會到示巴王冠飯店來接我,我們會朝東出發,第一站是馬利柏。